一、不眠之夜
  3月27日晚,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南宫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兼一中队中队长安刚的妻子、市二中教师陈海文却有些心神不定。
  晚6时许,她接到安刚的电话,告诉她,今天要办个案子,晚上吃饭就别等他了。
  晚9时许,当上完晚自习的陈海文匆匆忙忙赶回家时,发现家里仍然空空荡荡,——安刚还没有回来。
  晚11点了,陈海文只好自己先上床休息。患有头疼病的她,静卧床上,闭目养神,在焦虑、担心和失眠中等待——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忽然电话响了起来,是安刚打来的。他告诉陈海文,今晚有事要晚回去一会儿,让她先休息。说完就挂了电话。
  直到次日凌晨,陈海文从似睡非睡的迷蒙状态中醒来,发现安刚仍然没有回来。抓起手机一看,此时已是4点30分。她有些不安地拨通了丈夫的电话。话筒里传来安刚吞吞吐吐的声音:“我……我在单位加班呢……”陈海文凭直觉判断安刚说的不是真话。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才知道安刚昨晚在执行任务时头部受伤,正在南宫市人民医院救治!
  陈海文心急如焚,连忙找出几件安刚的换洗衣服,带上洗漱用品,驾车直奔医院……
  二、血写忠诚
  这是一起骇人听闻的暴力袭警事件。
  2018年3月25日,南宫市公安局刑警一中队接到该市紫冢镇中七里口村民刘某报警,称其家中发生一起盗窃案,两部手机及一辆自行车被盗。受理该案之后,副大队长兼一中队中队长安刚根据该局网安大队民警针对两部手机被盗后的使用情况,成功研判出一名涉案嫌疑人柳某平并获取其个人相关信息。3月27日18时许,安刚同志带领3名办案民警会同网安大队长王英谦到紫冢镇后张稳村依法传唤柳某平(男,23岁)。民警对其表明警察身份并出示人民警察证后,柳某平拒不配合,极力挣扎反抗并以污言秽语对民警进行辱骂。其父柳某栋(男,53岁)、其母张某垒(女,53岁)闻讯窜出来,夜幕中,柳某栋乘办案民警不备,抡起木棍向安刚头部等处击打,安刚一阵眩晕,顿时头部血流如注,短暂失去意识。随后柳某栋夫妇又先后用木棍打中民警于俊科头部右侧位置和王英谦背部、郑祺伟右手,柳某平乘机用脚狠踢民警宋兴彬小腹下部,造成几名办案民警不同程度受伤。在此期间,该村数十名群众聚集围观,间或有人出言不逊,煽动闹事,情况十分危急,稍有不慎,就会引发严重后果。紧要关头,办案民警奋不顾身,忍辱负重。安刚同志在头部鲜血直流的状况下,不顾伤痛,一边控制着嫌疑人以防止其脱逃,一边向围观群众表明身份,讲法律政策,劝说无关人员离开现场。
  但柳某平的母亲张某垒仍不听劝告,躺在车前阻挠民警依法带走嫌犯。僵持几十分钟后,在辖区派出所、村干部的配合下,民警终于将柳某平依法传唤到南宫市紫冢派出所。
  随后,办案民警又对暴力妨碍执行公务的柳某栋、张某垒依法进行了传唤。
  在与嫌犯和妨碍执行公务的柳某栋争执过程中,安刚的头部一直血流不止,但他全然顾不上这些,只有一个信念:哪怕自己的鲜血流干,也必须如期完成传唤任务,尽快把嫌疑人带走,告慰受害的群众,维护法律的尊严!
  把犯罪嫌疑人柳某平带上警车后,安刚不顾伤痛,亲自驾车向紫冢派出所疾驶。头部涌出的鲜血染红了面颊,染红了衣衫,染红了汽车方向盘……
  到达紫冢后,民警把嫌疑人移交给刑警三中队。经简短讯问后,根据掌握的线索,他们立即投入到抓捕此次入室盗窃案另一名涉案嫌疑人的行动中。安刚安排好工作,赶往乡卫生所,他原本想简单包扎一下伤口即可。但医生严肃地说:“伤势很长,必须缝合,还是尽快到市医院吧!”
  安刚驱车到达南宫市人民医院时,已是晚上11 时许。
  迫于法律威严和政策压力,柳某栋、张某垒当晚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对其妨碍执行公务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目前,柳某平、柳某栋、张某垒因涉嫌妨碍执行公务罪被南宫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3月28日凌晨,这起入室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森(男,17岁)被抓获归案,两部被盗手机被追回。
  3月28日,邢台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陈少军,邢台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程寿强;南宫市市委书记刘金宇,市长郑传记,副市长、公安局长宋长勇,南宫市公安局政委邱军生等领导先后到医院看望慰问了受伤民警。
  3月29日上午,入室盗窃案的受害人亲属专程到市人民医院看望了安刚同志,感谢人民警察为他们找回了被盗手机,并衷心地祝愿他早日康复。当听说安刚皮开肉绽的头部被缝合了8针时,受害人的母亲不禁潸然泪下。当日下午,被盗手机的主人刘珊珊来到刑警大队,将一面锦旗敬献给安刚同志,上书:“神警雄风罪犯克星 英勇无畏 人民英雄”。
  三、无悔青春
  安刚是一位优秀的刑警。
  他受伤后,堆满床头的鲜花,代表着各级领导对他的肯定,也寄寓着人民群众对他的深情。
  今年48岁的安刚,1992年8月毕业于河北省人民警察学校,199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警后在公安工作第一线奋战了26年,历任刑警大队科员、派出所副所长、指导员、所长,以及治安大队教导员、巡警大队大队长、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无论在哪个岗位,他都恪尽职守,严谨务实,用忠勇与智慧,在祛恶扬善、除暴安良的人民公安事业中,书写着无悔的青春,赢得了群众的信赖。
  2017年11月16日早晨6时许,南宫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垂杨镇宋都水村群众报警:自己的前邻居,宋某来家突发火灾,有人被困室内。接到指令后,安刚立即带领民警赶赴现场。经现场了解,该户人家着火点位于北屋西侧卧室内,男主人宋某来一人生还,被送往清河县人民医院治疗,而其妻高某芳和两个未成年的儿子被烧死在屋内,尸体损坏严重。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安刚意识到必须尽快确定案件性质,准确定位工作方向。
  认真仔细勘查现场后,安刚意识到火灾中幸存的宋某来是工作的重点。他立即安排办案民警赶赴清河县人民医院住院部,争取拿到第一手的案情询问材料。在火灾现场与刑事技术民警及法医交流后,他也迅即奔赴清河县人民医院。经与宋某来交谈,发现其思维清晰,情绪稳定,除呼吸道部位有不适外,身体其他部位未发现异常。宋某来称不知道什么时间屋内起火,自己被呛醒后发现屋内全是浓烟,本能的求生反应使自己爬出卧室呼救,没有意识到抢救妻子和孩子。
  经进一步了解,宋某来在住院期间,从未向其亲属和办案民警询问自己妻子及两个儿子的情况,这一反常现象引起了安刚的警觉。安刚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感觉这很可能是一起故意杀人案,火灾只是犯罪嫌疑人制造假象。他在医院安排警力对宋某来实行24小时不间断的监控,自己返回案发现场,又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摸排调查,并会同法医对死者进行尸检。尸检证明,三名死者均为窒息死亡。11月17日一大早,安刚携带提取的三名死者的心脏动脉血样紧急送往双色球杀号定胆鉴定中心进行理化鉴定。经鉴定,三名死者的血液中均未检验出碳氧血红蛋白成分。证据表明,三名死者均系窒息性死亡后被放火焚尸,此案不是意外火灾而是一起重大故意杀人案,宋某来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必须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安刚亲自参与了对宋某来的审讯。他凭借多年的审讯经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在政策攻心的同时,巧妙利用证据,逐步瓦解宋某来的心理防线。几经较量,犯罪嫌疑人宋某来终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11月15日上午,他因家庭琐事又一次与其妻高某芳争吵,盛怒之下,将高掐死,随后,万念俱灰之际又残忍地掐死了自己两个年幼的儿子。他本想自杀,但死亡的恐惧又使他改变了初衷,于是制造了失火的假象以逃避法律的惩罚。没想到,机关算尽,还是没有逃过人民警察的火眼金睛。
  南宫市公安局副局长杜军,提到安刚时说:“这个同志踏实肯干,工作有思路,有方法,有魄力,为人正直、宽厚,关心爱护部署,有亲和力。在侦办历次重大案件中,都不畏艰险,冲锋在前,身先士卒,是一位有威信的中队领导。在侦办在逃27年的命案逃犯王某根一案中,安刚同志和他率领的刑警一中队就立下了汗马功劳。”
  南宫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户政科长尹保东,是安刚当年在河北省人民警察学校的同学,也是与安刚共事多年的同事。他说,安刚工作勤奋,不怕吃苦,又善于学习,意识超前,业务过硬,有担当精神,不值班时也常常在单位,他的妻子也很支持他的工作。他为人谦和,不端架子,善于做群众工作,对群众的心理、需求与愿望了解透彻,所以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在大村任派出所长期间,他呕心沥血,走村串户,充分发动群众,狠抓北孟村花炮厂的标准化、规范化管理,取得显著成效。他在任期间,北孟花炮厂未发生一起因非法生产而造成的炸响事故。
  2016年3月,安刚带领两名民警,驾车去广州白云机场押解一名落网的诈骗犯罪嫌疑人。他们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往返4000多公里,仅用了23个小时。当时,他的岳母因患结肠癌晚期伴随肝转移,正在北京协和医院住院。老人先后住院一年半,期间做手术两次、化疗十次,安刚只能捉闲逮余,在周六、周日去北京看望一下,从未因此而影响工作。2017年8月,南宫市公安局成功抓获在逃27年的涉枪命案积案逃犯王某根。在将嫌犯移送看守所时,王某根疑似患有肺结核,南宫市医院不能确诊,需要到邢台市医院进行体检。当时由一中队中队长安刚、民警宋兴彬和看守所所长赵学军三人,负责押送王某根前往邢台医院。根据原来的安排,是让负责前期审讯工作、对嫌犯情况比较熟悉的宋兴彬与王某根拷在一起坐在车的后排。但安刚考虑到嫌犯疑似患有的肺结核并很可能传染,于是坚持把自己与嫌犯拷在一起,让宋兴彬坐到前排。到达邢台医院后,要提取嫌犯的痰液进行化验。安刚又冒着被传染的危险,亲自手持容器为嫌犯接痰。“每次执行抓捕任务,越是危险的地方,他总是冲在最前面。只要他在场,都是第一个上!”回忆起2009年抓捕李某丹抢劫团伙案和一次抓捕持有枪支涉黑人员的专项行动时,民警温剑、班增亮深有感触地说。
  安刚不仅在执行急难险重任务时冲锋在前,在平时的工作生活中对同志们也是关爱有加。2017年5月,一中队民警于俊科旧病复发,需要到北京大学口腔医院进行手术,却苦于没有床位,住不上院。安刚得知情况后,通过一个亲戚的关系,想方设法,终于解决了小于的住院问题。小于家住邢台市,只身一人在南宫工作,平时难得回家一趟。每当中队有公干需要到邢台市局出差时,安刚总是尽量安排小于去,以便使他顺便回家里看看。每当同志们外出辗转办案,他总是关切地嘱咐:“穷家富路,多带些钱”,并想法设法做好经费保障。
  曾在吴村派出所与安刚共事多年的国保大队老民警林青说:“安刚同志责任心强,业务精湛,凡事亲力亲为,做笔录、写材料都是一把好手。他尊重老同志,爱护新同志,在单位,是大家公认的好领导、好老兄。”
  在南宫市二中任教的陈海文,是一位任劳任怨的中学数学教师,也是一位识大体顾大局的好警嫂,是安刚能够心无旁骛地投身人民公安事业的贤内助。在她的眼里,安刚不仅是一名优秀的警察,也是一个有家庭责任感的好丈夫。无论在单位多么忙,执法办案多么累,一旦回到家里,洗衣、做饭、擦地板,安刚什么活儿都抢着干,而且还炒得一手色味俱佳的好菜。警察妻子的艰辛与苦楚,安刚自是心知肚明。他也许正是以这种方式,来表达一个早出晚归、很少能按点下班的警察对家庭的愧歉。
  “做警察妻子这么多年,我最深的体会就是一个字:等。安刚不回家,人躺在床上我也难以入睡,只能在似睡非睡中苦等,在惴惴不安中祈祷。不管是深夜还是凌晨,只有听到他熟悉的脚步,听到他开门时钥匙插入锁孔的旋动,我才能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安然入梦……”陈海文如是说。
  (作者:河北省邢台市公安局宣传处 刘国震)

0

 
 
进入编辑状态